泾川在线,泾川新闻网,泾川信息网,泾川信息港,泾川门户网站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泾川新闻网 >

一座城池,几度相思,放得下天地,却放不下伊金霍洛

时间:2018-01-14 07:38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小灰灰网络
一座城池,几度相思,放得下天地,却放不下伊金霍洛

  有些远行,不在他乡,而在身旁;有些故事,不在脑海,而在心上。四月微凉的季节里,一场**开,往往只是一夜酝酿。生活向前,渐行渐远,一些人,一些事,随着四月的风,消散在伊金霍洛这座北方的小城。我踩着风,踏着梦,开始了一段小小的旅程。

  此时此刻,你或许想问,伊金霍洛在哪儿?它在鄂尔多斯;鄂尔多斯又在哪儿?它在内蒙古;内蒙古是哪儿,它是中国北方一匹驰骋的骏马。如果你还想知道的多一些,请找度娘,今天我只想将我这短**的旅行,娓娓道来。

  第一天:乌兰活佛府——郡王府——红海子湿地——母亲公园(午餐)——蒙古源流——马奶湖(晚餐)

  乌兰活佛府·姻缘一念间,红尘已千年

  作为一个生活在伊金霍洛旗五年之久的人,没有去过乌兰活佛府于我而言是一件特别遗憾的事情。明明身在俗世红尘,却对这佛家之地有着特别深重的执念。

  上学的时候,不喜欢看文学类的书籍,却对网络****情有独钟,大概喜欢上写作也是从那时开始的。那些年,感动我的第一句话是:那一世,我转山转水转佛塔,不为修来生,只为途中能与你相见。

  那一瞬间,心被莫名的思绪牵动着,**佛有一根刺,穿透在我本就敏感的心上,隐隐作痛。那一刻,我就在想,若真有三生三世,来世今生是否我的他也会对我诉说那样的誓言。

  骨子里我是一个孤陋寡闻的人,我不喜欢主流文学,所以特别羡慕那些能出口成章,满嘴名言的同龄人。当我像个傻瓜一样到处寻找那句诗的全文时,我第一次为自己狭隘的文学**好感到自卑,那一天,恋上一个名字——仓央嘉措,从此痴迷。

  因为仓央嘉措,我迷恋上和西藏有关的****,不是因为那里的风景很美,也不是因为那里的人很淳朴,而是因为那里有我对前世今生的信仰。后来的后来,西藏之行只是我口中长谈的空话。直到和乌兰活佛府相见的那一刻,我才明白,我需要的不是西藏,也不是三生三世的牵挂,我只需要这一生这一世,看我喜欢的风景,过我想过的生活,**一个**我的人,一起沧桑,一起变老。

  走进乌兰活佛府,似乎所有的红尘俗事都能够轻轻放下,佛前叩拜,虔诚焚香,许下此生最平淡的愿望。只是遗憾佛堂之内不能拍照,没能将无数信徒跪拜的模样留存在相机里。

  传说中的转经筒,终于亲手一一佛过,若转过那999个转经筒,就是诵读了那数万字真言,若这一份安然的虔诚终有佛祖听见,若来生来世能有佛缘,请了我一段浅浅的心事。

  从走入乌兰活佛府的那一刻,我的眼里就只有那一栋栋庄严脱俗的佛家建筑,讲解员说了什么,我都已经听不到,我只能听到风中那清脆的铃音,轻轻扣在我小小的心上。

  看经幡在风中翻飞,那一串串我看不懂的经文**佛随着一缕清风飞往远方,你可有听见?我在今生今世许下来世来生未完待续的遇见。

  **物馆的大厅里,一颗菩提树,牵连着多少信徒的思念。菩提本无树,明镜亦非台,本来无一物,何处惹尘埃。此生终究只是漫漫红尘里的一枚俗人,不能惊扰谁的眼,不能打动谁的心,唯一感动的或许只有自己。

  远远的看了一眼活佛静修的住所,我们站在小路的对面不停的拍照却都不敢大声喧哗,生怕惊扰了闭关的活佛。勘破尘世纷纷扰扰,携一份清幽于这繁华都市,身在江湖,不问江湖事,这也许是人生的至高境界了。

  离开活佛府的那一瞬间,心情略显沉重,常听人说,在伊金霍洛就算别的地方都不去,至少要去一次乌兰活佛府。我终于明白,乌兰活佛府,一次邂逅怎么能够。它是历代乌兰活佛事迹的见证,更是一个城市,一个部族历史的传承。十二世乌兰活佛修行于此,期望有一天能盘膝佛前,聆听梵音,有一种信仰,不在西藏,而在心上。

  门票:免费

  (ps:据说不久以后会收费,没去过的人,万万抓紧机会)

  电话:0477—8686123

  地址:伊旗阿镇北山****园内

栏目列表
推荐内容